哈尔滨服刑犯狱内带伤身亡副监狱长生前未被打

陈浩的尸检鉴定报告 本文图均为 受访者供图12月15日上午11点,服刑人员陈浩(化名)在死亡一年之后,遗体被狱警抬上专车带走火化。

因盗窃罪入狱服刑的黑龙江绥化市兰西县30岁男子陈浩,去年8月从兰西县看守所转到黑龙江东风监狱服刑期间,突然死亡。

哈尔滨市滨江地区人民检察院2019年7月17日出具的《答复函》显示,“(陈浩)尸体五个部位呈暗紫色、暗红色,系生前局部受钝性物体作用形成的非致命损伤;尸体头皮内血肿系生前局部受钝性物体相互作用形成的非致命伤,该血肿不能诱发脑梗死。”

最高人民检察院、民政部、司法部2015年颁发《监狱罪犯死亡处理规定》第五十五条规定,罪犯在服刑期间死亡的,监狱应当立即通知罪犯家属和人民检察院、人民法院。

最终,监狱方面向她提供了陈浩死前三天、约5分钟的监控录像。“一段与其他工友上工的、一段是死前两小时,他抱着被子去铺床的,”陈晨回忆,在第二段视频中,她看得出弟弟走路明显缓慢了许多,“第三段是弟弟被几名犯人抬出来,有穿白色衣服的医务人员在一旁”。

北京法医司法鉴定咨询中心主任、主检法医师王鹏分析称,根据图片初步判断,陈浩身上的淤青并非尸斑,他推测是外伤。

陈晨说,家人曾提出要二次尸检,因担心被毁灭证据,一致不同意将陈浩遗体火化。

监狱工作人员向家属出具的“火化通知书”。

“关于罪犯陈浩家属反映问题的回复”中显示,排除陈浩尸表外伤是由体罚虐待或肢体冲突形成。

12月9日,陈晨和父母接到东风监狱给出的一份“火化通知书”,上面载明:“陈浩尸体已经检验,无保留必要,于12月15日进行火化”。

最后穆帅谈到了欧冠抽签,他表示:“我认为我们是小组赛第二名中的强队,小组第一们都不想碰到我们。到二月底我会更充分的了解我的球员,他们也能更好的理解我。我们还有两个月的准备时间,我们将做更多的准备。”

有关陈浩盗窃案的刑事判决书显示,陈浩因犯盗窃罪,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,于2017年8月30日被兰西县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,后被羁押在兰西县看守所。判刑后,他被送往黑龙江东风监狱服刑。

未进行二次尸检,尸体遭“强制火化”

东风监狱副监狱长张晓峰对此解释称:“监狱方面可以向主管机关、监察机关等提供监控视频,没有义务向犯人家属提供。”但他未解释是否真的没保存监控录像。

《规则》明确,纪检监察机关处理检举控告工作应当遵循的原则包括保障合法权利,“既保障检举控告人的监督权利,又查处诬告陷害行为,保护党员、干部干事创业积极性”。

有律师认为,家属有权调取监控录像,如监狱方因技术故障无法提供,家属可要求监控设备提供商对设备等进行修复。死亡罪犯的近亲属要求延期火化,可提出申请,监狱据实际情况决定是否延期。

《规则》强调,实名检举控告经查证属实,对突破重大案件起到重要作用,或者为国家、集体挽回重大经济损失的,纪检监察机关可以按规定对检举控告人予以奖励。

一份落款时间为2019年6月3日、印有陈晨指纹的“对黑龙江省东风监狱鉴定结论通知书的异议”显示,她要求重新鉴定。

张晓峰未对陈浩遗体的伤痕因何而来进行解释,“犯人也有犯人的权利,我们不能天天把他扒光看看他身上是什么情况。”

去年11月至今,陈晨辞掉青岛的工作,在长达一年多时间里,一直为了“真相”奔波。

但家属提出二次尸检的前提是,希望监狱方面提供监控视频作为查明外伤的证据。

而“蜘蛛猴面包”的《武汉日记2020》,无疑是以“立此存照”的方式,为公众提供了一道窗。透过这道窗,疫情冲击下的江城人们真实生活状态也能被“窥见一斑”。

今年11月16日,陈晨接到12309(检察服务中心)短信:已(将相关材料)转哈尔滨市人民检察院审查处理。

前述滨江地区人民检察院出具的《答复函》对监狱内监控视频作出了说明:对于家属要查看死者生前72小时完整监控视频的要求,因监狱未保存视频资料,致使死者生前影像无法还原,“我院也向东风监狱提出此问题,但至今无法解决”。

疫情凶猛,作为疫情发源地和最严重地区的武汉,也被人们挂怀着。每一扇窗户后面的武汉人正在遭遇什么?对疫情“围困”下的武汉社会图景与民众生活,更多人只能在铺天盖地的信息裹挟下,从中挑拣些有用的,支撑起了自己对江城生活抽象的感知与“粗线条”的想象。

在这一个月前的6月18日,东风监狱给出的《关于罪犯陈浩家属反映问题的回复》却显示,“陈浩曾患有脑膜炎……身体状态较差,日常有走路不稳跌撞和摔倒现象……经过询问陈浩工友、舍友,排除其尸表外伤是由体罚虐待或肢体冲突形成。”

陈晨回忆,最后一次见到弟弟是2017年5月,她俩和父母在青岛务工。当时弟弟说想念老家5岁的孩子,遂从青岛回了老家。

不可否认,《武汉日记2020》记录的一切,只是答案之一种,镜头对准的地方,终究是一瞥,也都不是武汉民众生活的全部。在此之外,有多少武汉人正在经历着何种生离死别,有多少人面对生活的剧变有多少茫然无措……但毫无疑问,我们需要这样的记录,这些也需要被看见。

尸体多部位有伤,监狱称未遭殴打体罚

这也是《武汉日记2020》走红的价值所在,它记录了很多日常的东西。但与其说是处于风暴眼的武汉人需要记录,不如说是他们的记录赋予了我们更多勇气。

据新京报报道,“蜘蛛猴面包”原本是个自由影视工作者,也是武汉本地人。关闭离汉通道的第一天早上,他就开始记录这个城市。短短十几天内,其纪实视频《武汉日记2020》更新到第九集,也受到海内外网友的关注,来自世界各地的网友用不同语言表达了支持和祝福。

针对认定诬告陷害,《规则》提出,应当经设区的市级以上党委或者纪检监察机关批准。属于诬告陷害的,依规依纪依法严肃处理,或者移交有关机关依法处理。(完)

东风监狱副监狱长张晓峰12月16日告诉澎湃新闻(www.thepaper.cn),经查,陈浩生前未遭人殴打。但他未对陈浩遗体的伤痕因何而来进行解释,也未解释是否有保存监控录像。

她一次次向监狱、当地检察院提出想调取陈浩死前72小时完整的监控视频。

罗曼·罗兰说:这世上只有一种英雄主义,那就是在认清生活的真实面目后,依旧热爱生活。诚如斯言。而积极生活的,其实不只是武汉人。网上有人说,平时说着佛系和丧的年轻人们,这会儿都积极地捐钱捐物,也宅在家里。这也是一种跟疫情的“硬刚”。

1月23日10点,武汉关闭离汉通道。16天过去了,那里的人们过着怎样的生活?网络平台上,很多人选择用不同形式,记录着那些不平凡的日日夜夜。微博vlog博主“蜘蛛猴面包”,就是其中一位。

全力做好疫情防控工作,事关两岸同胞生命安全,是当前最重要最紧迫的大事。民进党当局应当停止一切以疫情为借口的政治炒作和政治化操弄,停止干扰疫情防控工作。

哈尔滨市滨江地区人民检察院2019年7月17日出具的《答复函》显示,“尸体五个部位呈暗紫色、暗红色,系生前局部受钝性物体作用形成的非致命损伤;尸体头皮内血肿系生前局部受钝性物体相互作用形成的非致命伤,该血肿不能诱发脑梗死。”

“我弟弟生前是否遭人殴打?”陈晨多次请求东风监狱、哈尔滨市滨江地区人民检察院作答。

从6月份至12月,因监狱方面无法提供监控视频,二次尸检始终没有进行。

但家属看到陈浩尸体时发现,他双腿、胳膊有大片淤青,后脑有血肿块。陈晨曾向监狱工作人员询问“伤从何而来”,对方称“也许是在抢救中磕的、碰的”。

随后穆帅评价了塞塞尼翁,他表示:“他有实力,这是众所周知的。他总是处在危险位置,而且他是个出色的终结者。他还能进步,不过他在很多个人对抗中失利了,但他的潜力在那放着。”

陈晨转述道,狱警称只能向家属提供这些视频片段,其他没有保存,部分时刻执法人员未带执法记录仪。

一年多时间里,陈晨奔波于东风监狱、检察部门等,她曾书面提出要求对尸体进行二次尸检。

这一说法无法让陈晨信服,她拍下了弟弟身上的伤痕。

正是这些来自武汉人的记录和讲述,为我们平添了勇气和信心。我们愿意相信,在每一扇紧闭的窗背后,“喝着烧仙草、吃着特色卤干子的武汉人”,仍旧用他们坚强、乐观的生活态度表达着对生活的抵抗。

《武汉日记2020》记录的是众生相:有三个孩子的妈妈志愿者,有出院老人被老伴儿用轮椅推回家,也有离汉通道关闭后的超市、街道……从“蜘蛛猴面包”的镜头里,我们看到了一个遭受冲击后的城市生活拼图——疫情带来的影响是确切存在的,街头明显更清寂,但那不是“末日”——人们的生活里,依旧有同心同向为抗疫的坚定,有为柴米油盐酱醋茶而思虑的琐碎。

张晓峰则表示,根据国家相关规定,罪犯尸体火化的决定权不在家属,即便家属不同意,也要进行火化。

陈晨向东风监狱人员提出调取监控视频。她接到的相关材料显示,监狱未保存相关监控视频。

那年8月,警方告知家属,陈浩因盗窃被羁押在兰西县看守所。

哈尔滨市滨江地区人民检察院给出的“答复函”

2020年初的这一切,终将会如烟般散去,而这些被记录下来的,无论是生的温暖还是死的恐惧,都会成为一种印记,而这种印记或将改变你我,改变中国。

但家属看到陈浩遗体时发现,他身上有多处伤痕。“我弟弟生前是否遭人殴打?”陈浩的姐姐陈晨(化名)质疑称。

尸检报告和狱警的说法是,陈浩因突发脑梗死亡。

监狱方委托哈尔滨工业大学医院司法鉴定中心进行尸检,鉴定报告显示,死者脑干部位脑膜结核侵及血管,发生脑干及大脑多发脑梗死……呼吸循环障碍而死亡。报告载明,排除机械性损伤、窒息等原因致死。

副监狱长称无向家属提供监控视频义务

陈晨说,弟弟确实在2015年7月曾患有脑膜炎,但当时已治愈。

家属2018年10月30日接到东风监狱工作人员通知,称陈浩10月29日晚突发脑梗,30日凌晨3时许因病死亡。

在陈浩死后,监狱方面是否第一时间通知了检察院及法院?对此,张晓峰12月18日表示,无法接受电话采访,需面谈。

伤痕到底从何而来?东风监狱副监狱长张晓峰12月16日晚告诉澎湃新闻,陈浩身上的淤青确实是伤痕,经查“(陈浩)死前没有被打”。调查结果早已反馈给家属。“家属一直纠结于伤痕,这并非致死原因。”

针对实名检举控告,《规则》称,纪检监察机关提倡、鼓励实名检举控告,对实名检举控告优先办理、优先处置、给予答复。纪检监察机关信访举报部门对属于本机关受理的实名检举控告,应当在收到检举控告之日起15个工作日内告知实名检举控告人受理情况。承办的监督检查、审查调查部门应当将实名检举控告的处理结果在办结之日起15个工作日内向检举控告人反馈,并记录反馈情况。